粢醍在堂

cp杂食,不混语c,文笔渣,脑洞清奇,接受各种安利。拖延癌加准高三狗导致产量奇低,欢迎调戏√

【韩张】几(一)件小事(2)

死亡人口诈尸┑( ̄Д  ̄)┍

为了韩队的生日,我要从棺材里爬出来送个礼物┑( ̄Д  ̄)┍

接着写写温馨日常的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见谅,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私设也属于我

4『哭』

你见过韩文清哭吗?

林敬言摇摇头,韩队可是一直以硬汉形象著称的,上赛季惜败都没掉眼泪,平常又怎会哭呢?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霸图的汉子不需要眼泪!再说,老韩哭起来,那场面真是太可怕了,想都没想过。

宋奇英懵懂地摇了摇头,队长那样坚强的人,真的也会哭吗,就算哭,也不会让他们看见的吧……

张新杰淡定地点点头,韩文清也是人啊,遇到伤心事哭一哭也正常。比如上赛季输了之后,一个人在KTV厕所抹了把眼泪;比如几年前,母亲生病,挂了电话突然哽咽;比如……

好吧,换个问题,你见过张新杰哭吗?

林敬言摊手,当然没有,副队在他心里一直是从容的,严谨的,甚至有点不近人情的。

韩队还会偶尔跟他半夜喝个啤酒吃个串之类的,副队只会淡定地收走他们一地的垃圾并安排明天加练。这种人啊,泰山崩于前,也只会面无表情地换个旅游景点吧。

咳咳,跑题了。不过以副队这样的性格,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的情绪有如此剧烈的波动吧。

张佳乐摇头,心脏杰这个人,无论是比赛的发挥还是个人情绪控制上,都展现出了他强迫症一样的稳定,有时候他都想把自家副队切开看看,到底里面是金属零件还是人的血肉。

宋奇英睁着困惑的大眼睛再度摇头,张副可是他最大的偶像,偶像就像可靠的大山一样,永远不会有崩溃的时候。

韩队点了点头。新杰啊,也就哭过两三回。刚来霸图的时候,训练营里比赛输了(尽管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的失误非常少),他本来想安慰下这个还挺有天赋的小队员,结果聊了两句人就哭了,当时李艺博还嘲笑他太凶了给人吓得,殊不知,被吓到的是他。

还有啊,去苏黎世比赛,决赛头天晚上,半夜里打来越洋电话。他迷迷糊糊接起来,就觉得对面人声音不太对。对方哆哆嗦嗦说了一大堆的话,怎么也不像是平日里的副队,韩文清这回知道要哄人了,比起上次落荒而逃进步不少,两人聊了许久,张新杰才稳定下来情绪。

“还有一回哭,是回国后……那天还是因为我,我喝多了……”韩队想接着补充,却被旁的张副瞟了一眼,急忙闭了嘴,改口道,“新杰哭起来,还挺可爱的。”

短小见谅。

“霸图滴汉子你威武雄壮~”祝老韩生日快乐~( ̄▽ ̄~)(~ ̄▽ ̄)~

http://zitizaitang.lofter.com这个也是我_(:_」∠)_

电脑和手机居然整出来两个号_(:_」∠)_

以及以后发文可能更多用电脑发,见谅

【韩张】几件小事

张副队长生快~\(≧▽≦)/~ 总算是赶上了~\(≧▽≦)/~

期末考完了~\(≧▽≦)/~

我不管我就喜欢韩张~\(≧▽≦)/~

小学生文笔见谅 短小见谅_(:_」∠)_

#正文

1『拥抱』

拥抱的时候,你一般会想些什么?

在台上和相伴了七年的队长握手拥抱的时候,张新杰心里,却没有应该有的激动和喜悦,即使沐浴在璀璨的灯光下,接受着来自全场的欢呼喝彩,即使自己抱着的是憧憬了很久的人。

霸图十年了,他,还能再走几年?

张新杰一直自信自己是时间的操控者,现在却开始害怕。四年的年龄差距,在残酷的电竞圈被无限放大,自己正直当打之年,而他却已经在苦苦支撑,随时都有可能退出。

时间不够,根本不够。荣誉窗里还没有第二座奖杯,霸图的继承人还没有能独当一面的实力,还有一年的世界邀请赛。饶是严谨苛刻如张新杰,也没法做出一张完美的时间表来。

汹涌澎湃的内心让张新杰出乎意料地走神了,韩文清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微妙的尴尬。

“新杰这是不喜欢我抱着他?”韩文清os

2『护短』起名废_(:_」∠)_这个不知道起啥好

“张副能这样强迫症绝对是队长惯的。”张佳乐在霸图带了一周后对林敬言说到,顺便做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怎么说?”

“他居然跟我妈一样去检查我按不按时睡觉,不睡觉还要没收手机?”

“更可怕的是队长完全没在管,就让他像这样天天查房!”张佳乐一口气把牢骚发完,故意省略了自己半夜窝在床上玩手机,时不时爆发出杠铃般笑声的前文。

(百花众人:张副干得漂亮,我们忍他很久了。)

被张佳乐吓醒过的林敬言默默吃瓜,并在心里为张副点赞。

……

“韩队能这样一言不合就骂人绝对是张副惯的。”两个月后,亲眼目睹了韩文清发火的张佳乐在食堂对林敬言一本正经地总结到。

“怎么说?”(林敬言:等等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韩队就已经太可怕了。简直让人感觉正面挨了一记烈焰红拳!”

“更可怕的是副队!他居然能有理有据地把队长的骂人原因列举一遍,简直就是助长了老韩的威风,让他酣畅淋漓地骂个痛快啊!”

按张佳乐的描述,这种情况就像跟大漠孤烟正面刚,打着打着自己要挂了,对方竟然没掉血,这时候才发现,大漠孤烟背后还站着个牧师。

“真是可怕。”林敬言附和着,看着不远处一起吃饭的正副队长默默打了个寒颤。

3『喝酒』(告白?)

韩文清退役那天晚上,大半个荣耀圈去为他践行。

放眼联盟,开荒一代能奋斗至今的,只有他和叶修,而坚守了十年未曾离开的,只有他一个人。他终结了嘉世王朝,带着霸图十年如一日地向前冲,更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成为联盟的拳皇,无数人敬仰的对象。

在荣耀里,韩文清可以算是没有遗憾了。

欢送派对上,霸图全员都喝得醉醺醺的,连张新杰也不例外。而唯一清醒着的,是韩文清。他喝了几口,脸颊微微发红,但是意识十分清醒,甚至有些亢奋。

他一遍一遍地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只知道往前冲,现在终于到尽头了,停下来了,回头看看,才发现自己都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队长。”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把沉浸在回忆海洋里的拉回现实。多年来的默契使韩文清不用转身也能猜到身后是谁。

“十点了,你要累了就先回去睡觉吧。”韩文清转头,看见张新杰的眼镜摇摇欲坠,脸上泛着不太正常的红晕,不禁暗暗责备起大家折腾的太过。

“……”张新杰没说话,只往前挪了挪位置,让自己离韩文清更近一点。然后伸出手,圈住了自家队长的腰。

“队长,不要走。”明显是喝醉了的张新杰把脸贴在人后背上,声音闷闷地,和平时冷静沉稳的嗓音大不一样。

“我不是无理取闹,我有理由。”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张副在大脑被酒精占领后,依然不肯放弃自己严谨的态度,“理由就是……就是我不想让你走。”

不能算理由的理由,小孩子撒娇一样的语气。

偏偏韩文清没法拒绝。

在被嘉世三连冠挫败的时候,是他的到来让霸图和自己一举升上巅峰;七年来他不曾离开,坚定地守护在自己的身后。

身后这么远的道路,点点滴滴都是他的身影。

心中泛起一股暖流,自己对于他的感情已经呼之欲出。

“好。”韩文清回身抱住自家副队,语气坚定,声音却放的轻柔,“以后都不走。”

暂完撒花~\(≧▽≦)/~

再祝新杰小天使生日快乐!~\(≧▽≦)/~

感谢看完~\(≧▽≦)/~

【韩张穿越到基三】打奶不如跳舞04[end]

奇形怪状的脑洞,中篇?,看心情写。

韩丐张花,微双花平乐西湖二人转

大概设定在霸霸琴爹都没出的90年代。

顺便表白一切丐哥的人鱼线。

私设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ooc属于我。

肯定HE傻白甜高毒性

这发完结了!久等了!

#正文

“进帮的事情再说,先把币刷完。”韩文清总算反应过来,先把百花缭乱踢出队伍,然后走到名剑大会报名人面前点了排队。

【团队】[石不转]:。。。

张佳乐闭上了嘴,但是对这个花哥仍然充满了兴致,这可是能让拳皇大大说不出话来的,呃,奶爸。

他索性让百花缭乱自己挂机,搬了椅子坐在韩文清身边,一场一场地看他们打竞技场。

打着打着,张佳乐脸色愈发惊悚,而韩文清则一直很平静,并且除了几次提醒石不转对方DPS的目标转换和自己的血线危机之外,几乎一言未发。

这就是张佳乐觉得惊悚的原因,比起喷人的拳皇大大,沉默的,平静的的韩文清,让他无所适从。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地佩服石不转20秒。

十场竞技场很快就打完了。

石不转还安然无恙地在队伍里。

“老韩!快改快改,劳资赢了!”张佳乐使劲推了推身边还没意识到自己输掉赌约的室友,把刚刚的不自在全都扔在了脑后。

他们当年的赌注是这样的,韩文清赢了,张佳乐给他一百金;韩文清输了,大漠孤烟就要把亢龙有悔的技能喊话,改成

“打什么奶啊不如跳舞”

韩文清表示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

正当韩文清黑着一张脸点开海鳗准备改技能喊话的时候,石不转退队了。

张佳乐:“卧槽?!”

他转身把看了一眼YY,确定石不转退掉YY之后又爆了一句粗口,“他退了?!”

紧接着屏幕上一杆大旗插在了大漠孤烟面前。

【近聊】[石不转]:“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韩文清想都没想就点了同意。

【近聊】[大漠孤烟]:“放马过来!”

“我去。”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石不转和大漠孤烟扭打在一起。

屏幕里的大漠孤烟把拳头和棍儿舞得虎虎生风,而花哥甩着长发上蹿下跳,血线却下滑得不那么厉害。

“这个家伙厉害啊,绕背绕得很熟练嘛。”张佳乐在一旁看着韩文清不停地转视角。

“嗯。”

“失误率少得也惊人啊。”

“嗯。”

“我觉得你打不死他诶。”

“嗯。”

“卧槽?!我胡说的!”张佳乐吓得跳了起来,老韩有打不死的治疗?还不如叶修有情缘来得靠谱一点。

“……”韩文清没说话。身为操纵者他更能了解这个花哥的厉害之处。

已经拼掉了对方的春泥和星楼,可是这个花哥还是活蹦乱跳地,跟自己保持着四尺以外的距离,不多走一步。

真是难缠得很。

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之际,石不转却突然不动了。韩文清以为他终于手抖失误,便抓住这个机会把长发飘飘的花哥一棍撂倒在地上。又打了几掌才发现,对方并不是手抖了,而是干脆双手离开键盘了。

“找到你的问题在哪了。”YY里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清澈冷静,吓了用手把眼睛捂起来不忍再看屏幕的某室友一跳。

“我家里人出去了,现在可以开麦了。”男声说到,“大漠打得太快了,有些地方会注意不到。”

于是他开始逐条分析之前的十场竞技场中大漠孤烟或许应该注意的地方,“所以你也许应该尝试慢一点。”冷静的声音这样结尾到。

旁听的张佳乐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再一次崩塌了。

这个人居然能让老韩不喷他。
这个人竟然主动跟老韩切磋。
这个人甚至还给老韩挑错。

他哭着去找大孙安慰自己幼小的心灵去了。

“不过如果慢下来,我就不是我了。”良久,韩文清回答。

对面沉默。

“为什么喜欢打奶?”对方似乎意识到了尴尬,索性转移了话题。

“因为喜欢啊。”拳皇大大认为这个问题很奇怪,连控afk这种东西不用来杀治疗岂不是太浪费了吗?

对面再次陷入沉默。

“你不知道大漠孤烟在这个服里的称号吗?”张佳乐满血复活,下定决心要认识一下这位壮士。

“我知道啊,辣手摧花全服闻名。”石不转的声音听起来很认真。

“那你还敢来应征他的队友?”

“我在网上看过他的录像,感觉大漠并没有那么恐怖,除了声音比较凶,说的都是事实。”

“遇到的菜鸟多了,自然会对职业产生偏见。”石不转顿了顿,“我除了想给他说明问题之外,还要证明一下奶妈还是比笑醉狂有用很多的。”

张佳乐心里仿佛一万只黄鸡转着风车呼啸而过。

他的声音哪里是凶啊,简直是黑社会老大好吗。

“……”

“比如和我打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失误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大漠就没有像视频里一样。”屏幕上的花哥跳了一下,从大漠孤烟头顶上跨了过去,顺手给他套了个清新。

闻言,一直没开口的韩文清笑了笑,发了个入帮邀请给他。

“谢谢,”他说,“不过你之前指出的那些方面,我该怎么补救呢?”

“我认为你需要和一个治疗多加配合。不过想找到一个能配合你风格的治疗还是挺麻烦的。”对面的声音依旧平稳。

“我看你就不错。”韩文清漫不经心地说。

张佳乐咬住了下嘴唇才没笑出声。

“入帮的事情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在亲友帮,需要跟帮主说明一下,我现在要睡午觉了。”对面说。

【系统】[石不转]已添加你为好友。

【系统】您的好友[石不转]已下线。

拳皇大大这是,被拒绝了?

韩文清的脸色有点黑。

“你以后还继续跟我打二二吗?”他锲而不舍,明显不想轻易放弃。

“不了吧,你的固定队友不是百花缭乱吗?”对方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情绪。

“你也看见了,他跟现在跟别人打。”他脸色又黑了几分,配上声音走在路上应该能收到不少钱包。

看见这种脸色,张佳乐赶紧接着上厕所的借口开溜。

“那好吧。”似乎是着急午睡,对面终于松口。

“对了,刚刚在YY我听见百花缭乱叫你的名字了。”韩文清准备退掉YY的时候,石不转又开了口。

“……”

“既然我都知道你的名字了,我也就应该告诉你我的。”对方接着说。“我叫张新杰,以后请多多指教。”

“你也是。那么午安?”对于突然的自我介绍,韩文清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仍然礼貌回应。

“这种要到了姑娘QQ号一样的感觉是什么情况啊!”【不】拳皇大大内心吐槽着。

“午安。”张新杰说到。

退出YY,打开海鳗插件,他在技能喊喊话里添加了亢龙有悔这个技能。

[技能]亢龙有悔
[喊话]打什么奶啊不如跳舞

保存。

“多多指教。”

end

#PS

感觉结尾写得有点崩_(:_」∠)_

但是懒得改了以后有更好的想法再改_(:_」∠)_

晚点还有一个短小的番外。

终于填完坑了累死我了(:3▓▒

感谢喜欢的小伙伴哟(๑•ั็ω•็ั๑)

【摸鱼】【韩张】月亮

标题废,

辣鸡文笔,极度ooc

因为是猫在被子里偷偷摸的鱼所以十分短小见谅

被室友喂狗粮的产物_(:_」∠)_

果然最爱韩张了【痴汉脸】

时差什么的不要介意(ー`´ー)

#正文

难得一遇的大月亮,不知道苏黎世能不能看见。

韩文清走出霸图俱乐部训练室的时候,对着比原来明亮的天空想。

直到被冷风吹得有点发抖,他才停下自己猛虎嗅蔷薇的心思,转身往房间走去。

“如果被新杰看见又要被骂不当心了。”

拳皇大大一向是对自己的私人生活并不上心的。

比如总以为外面跟开着暖气的训练室一样暖和似的。每次出来被冻得哆嗦的时候,自家副队便嗔怪地把被遗忘在椅子上的大衣披在自己身上。

孤寡老人韩文清【划掉】如今形影相吊的霸图队长不可自拔地想念起自家副队。

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那是韩文清特地给张新杰设置的铃声。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这是什么意思?韩文清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好歹也是读过些书的人,他随即想起了自己义务教育时期听过的夏目漱石的经典名言。

老师一脸陶醉地敲黑板强调“翻译文化博大精深”这幕情景给少年时代的韩文清留下了不算浅淡的印象。

韩文清的脸一下子红了。

伸出手刚想回复“我也是。”想了想又删掉。

他难得想逗一逗自家副队。

“什么意思?”他回复,听上去十分符合自己不解风情的形象。

“就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意思啊。”

——《韩文清:心脏杰这其实就是你的套路吧》

食用愉快√

【韩张穿越到基三】打奶不如跳舞03

奇形怪状的脑洞,中篇?,看心情写。

韩丐张花,微双花平乐西湖二人转

大概设定在霸霸琴爹都没出的90年代。

顺便表白一切丐哥的人鱼线。

私设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ooc属于我。

肯定HE傻白甜高毒性

#正文

天山碎冰谷的栏杆降下去的第一秒,大漠孤烟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出去。目标死死地盯住百花缭乱,完全无视那个拿着金光闪闪的大橙武的藏剑。

这就是韩文清一贯的风格,直来直去,也所向披靡。

“我靠老韩你太不够意思了!”张佳乐带着耳机大叫,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秀太翻滚,吐血。“大孙快救我!”

石不转慢悠悠地上了柱子。

对方藏剑很果断地没有去听。而是专心地在大漠孤烟身上拍云飞,拍夕照,拍断潮。

橙武粑粑不愧是橙武粑粑。韩文清心想,看着自己的血条蹭蹭蹭往下掉,嘴边酝酿起对于自家奶妈技术的质【批】疑【评】

然而十几秒过去了,韩文清含在嘴边的话始终没喷出去。

大漠孤烟的血条稳稳地卡在了百分之六十五,距离斩杀线还有好长的距离,无论对方藏剑如何努力,总是不动。

【团队】
[石不转]:[春泥护花]CD[听风吹雪]就位,意思是你快点解决我交春泥了,不过还有大加救急。

韩文清却以为这是对方在说“你看我春泥都给你了我多爱你”,一瞬间有点走神。

对面的张佳乐抓住机会,果断交了重置,再交蝶与对方拉开距离,踩着小轻功就要上去砍石不转。

【战场】[百花缭乱]:石不转,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我就把你嘿嘿嘿#技能喊话

石不转淡定地给大漠孤烟扔了个长针,转身开始跑路。

“大孙,这个死丐就交给你了。”张佳乐得意忘形。看着自家藏剑上去拍醉月,和大漠孤烟扭打在一起。

石不转虽然满血,但还在跑路,无暇读条,大漠孤烟血线掉到了百分之五十。百花缭乱血线百分之四十五,再睡一夏百分之九十。

“这把稳了。”张佳乐窃喜。

【密聊】[石不转]悄悄地对你说:“别管藏剑”

韩文清有些懵逼,怎么感觉自己被指挥了?还是被一个治疗?

实际上,他想的也是先解决冰心,但是被人提前说出来的这感觉……有点微妙。

“我的血线有点危险。”韩文清黑着脸挤出一句话。

[石不转]悄悄地对你说:“有我呢”

韩文清再次把话咽回肚子里。

石不转此时正在上窜下跳地跑路,血条被磨掉不少,却也一直没出对大漠孤烟的技能范围。

韩文清这才发现,这个花哥对距离的控制十分强大,似乎毫无规律的跑路,其实在一点一点地把百花缭乱带入大漠孤烟的攻击范围。

这个花哥有点厉害,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划掉后半句】韩文清心想。

【团队】[石不转]:技能统计:[棒打狗头][大漠孤烟]就位。
【密聊】[石不转]悄悄地对你说:“转”

韩文清这次完美地get到了自家治疗的意图。

太阴指给百花缭乱一个锁足,已经交过重置蝶的百花缭乱自然不会解,但后面迎接他的就是来自大漠孤烟的拳头。

“我靠靠靠,老韩你怎么变心脏了?背后偷袭?”张佳乐戴着耳机大骂。

跟你打的时候背后偷袭还少吗?韩文清想,但嘴上没说。垃圾话嘛,理他就是真傻了。

几秒钟,百花缭乱的名字暗下去了。

张佳乐一把扯了耳机,摔了鼠标。

【系统】:[大漠孤烟]成功斩杀了[百花缭乱]
[再睡一夏]:GG

韩文清看着结算面板,心里仔细想着刚刚的花哥有没有被自己遗忘的失误。

甚至无视了“百花缭乱貌美如花”这个糟心的队名。

“老韩我跟你讲,你这个新收的花哥有点厉害的。”张佳乐回头,看见结算面板后又扭头冲着耳机吼。

“我靠孙哲平,你怎么这么没骨气的退了,你可是双橙武黄鸡,土豪中的土豪!你要死也要死的对得起我的队名啊,繁花血景啊!多霸气啊!”

吼完了,张佳乐开始发觉有点不对劲。

10秒钟过去了,没有声音

20秒,30秒……

张佳乐恍然大悟了为什么气氛如此诡异。

韩文清没有喷人。

拳皇大大,打奶狂魔,奶妈杀手,活该没情缘的大漠孤烟竟然没有喷人。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塌了。

瞬间爆了手速在世界上打了这么一条消息:

【世界】[百花缭乱]:今天[大漠孤烟]没有喷奶妈队友!!!!!!

世界沸腾了。

张佳乐迫不及待地跳进霸图YY,发现大厅里一片祥和的气氛有了汹涌的变化。

“帮主嗓子哑了?”

“我们要有帮主夫人了?”

“其实那个花哥是个花间?”

“其实那个花哥是个妖?还成功勾搭上了帮主?”

“帮主思春了?”

张佳乐:……

大家的思路歪的一塌糊涂,也有不少人表示:“拳皇大大变了我要退帮”

张佳乐跳进了“不要打扰帮主大人打奶”。比起韩文清是不是思春这个问题,他更愿意去了解这个花哥是何方神圣。

小黑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花哥,我真是要崇拜死你了。”

“……”韩文清还是没说话,事实上拳皇大大已经在考虑是否要邀请这个花哥进自己的帮会,但还没有决定。

【团队】[石不转]:。。。

刚出竞技场的大门张佳乐就一脚把再睡一夏踢出队组进了韩文清的队伍,还好韩文清心不在焉,也就放了他进来。

还没等韩文清反应过来,张佳乐已经问出口:“花哥要不要来我们帮会啊,福利全开,大家也都是亲友,友善得很。”

韩文清:“……?”

【团队】[石不转]:好。

TBC

#PS
原谅我竞技场写得比较偷懒_(:_」∠)_

一个pvx就不要开这种PVP喜闻乐见的文啊(╯‵□′)╯︵┻━┻

自我检讨_(:_」∠)_

欢迎捉虫

下次更就要周末了再次抱歉[鞠躬]

食用愉快√

【韩张穿越到基三】打奶不如跳舞02

奇形怪状的脑洞,短篇?,看心情写。

有丐花,主韩张,有双花。注意避雷。

大概设定在霸霸琴爹都没出的90年代。

顺便表白一切丐哥的人鱼线。

私设怎么可能没有。ooc属于我。

期中考烂了前来放飞自我_(:_」∠)_

#正文

YY里一片祥和之气。

大厅里一帮人东扯西扯地聊着天。

专用的带锁小房间门牌叫“不要打扰帮主大人打奶”。石不转进去的时候里面正有两个人,却没有声音。

顶着帮主马甲的,就是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得罪了一票帮主夫人阵营女神,还能安稳地在这里继续打奶要饭,就是因为他的帮会。

他的帮会叫霸图,在恶人PVP帮中排名十分靠前,帮里大部分是PVP狂热分子,而且还都是拳皇的粉丝。

战斗力极强,怼治疗热情高涨。

副帮主百花缭乱,不仅承包了大漠孤烟的jjc队友,操纵者张佳乐也是大漠孤烟操纵者韩文清的大学室友。

“走后门啊。”另一个室友叶修,一叶之秋的操纵者说。

“老韩,我还要跟你赌这个花哥能坚持住。”张佳乐转身冲着身后的韩文清说。

他们俩从很久以前,在碰到第一个被韩文清喷的玻璃心的治疗的时候,张佳乐就开始跟韩文清打赌,赌下一个治疗能不能在韩文清的队伍中坚持十场。

除了有一回来了一个五毒,勉强打了十场之外,张佳乐还没赢过。

哦,那个五毒打的时候韩文清的麦坏了。

然而张佳乐乐此不疲,反正赌注就是一百金而已,打发叫花子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看着各种治疗流水来去,并能趁机勾搭几个。

“你要是还跟我打22我就不用费劲去喊奶了。”韩文清瞟了他一眼,“DPS刷币又要靠配合,还不如带个奶简单。”

“噫。”张佳乐一脸惊悚的表情看着韩文清说不出话来。

韩文清则黑着脸,表示“你以为我愿意喊啊”,让张佳乐的手不自觉的摸向了钱包。

石不转正在疑惑是否是自己耳机出了问题的时候,身为副帮主的百花缭乱首先站出来表示欢迎。

“呀,花哥来了,欢迎啊哈哈哈,那你们打着我先跑了啊”

然后就跳了YY。

“那咱们开始打?”韩文清努力缓解尴尬。

【密聊】[石不转]悄悄地对你说:“好”

[石不转]:“在家里不能开麦。”

“……”

“进22队。”

22队是张佳乐建的,名字叫“百花缭乱貌美如花”。韩文清又不是在意名字的人,就一直没改。

现在看着……有点羞耻啊……拳皇大大皱眉。

不过石不转没有表示任何异议,进了队之后对着大漠孤烟刷了个清新静气,然后不动挂机。

【系统】您已进入名剑大会等待队列
【系统】您已离开名剑大会等待队列

“靠!”看见对面的人之后,韩文清不自觉地爆了句粗口 ,身后则传出张佳乐杠铃般的笑声。

【海鳗焦点】
敌方队伍[百花缭乱][再睡一夏]

“张佳乐你想干啥?!”韩文清黑着脸对笑得瘫在椅子上的张佳乐吼道。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要退你退,反正我不退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

【密聊】[石不转]悄悄地对你说“打不打?”

“打!”韩文清咬牙切齿,顺手点开那个再睡一夏的装备。

“靠!”

第二个粗口。

石不转在等待区里淡定地读着条。

“双橙武藏剑?!”

TBC

#PS
这样下去要写成长篇了_(:_」∠)_

先封一下,因为还没想好乐乐的职业_(:_」∠)_

远程的,特效华丽的,我能想到的也就是气纯和冰心,大家喜欢哪个_(:_」∠)_

大孙的话肯定黄鸡没跑了,毕竟重剑土豪完美契合。

所以这是【西湖二人转】和【剑道】的CP角逐。

容我思考一下_(:_」∠)_

【韩张穿越到基三】打奶不如跳舞01

奇形怪状的脑洞,短篇?,看心情写。

丐奶组,高毒性。

大概设定在霸霸琴爹都没出的90年代。

顺便表白一切丐哥的人鱼线。

ooc属于我。

#正文

今天扬州的风儿依旧很喧嚣。

主城外,一个丐帮正在拿着棍儿兴高采烈地墩着对面穿的花花绿绿的秀秀。

随着龙型特效的出现,秀秀喷着血向前翻滚,终究没再爬起来。

[大漠孤烟]:“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路人秀]:“方才我喝了杯茶。”

[路人秀]悄悄地对你说:大大,我在你的棍下坚持了快一分钟诶,是不是有进步QAQ

[大漠孤烟]:“有,但还不够。”

[路人秀]:“QAAAAAAAAAQ”

大漠孤烟是本服一个十分奇妙的丐帮。

首先他是个大神,曾经是最早打上十二段2200的队伍之一。

也曾经在遭遇神话队伍的时候硬生生扛过十五分钟。

呃,神话队伍是啥?

天策,唐门,五毒。

最要命的,那个天策的ID叫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也是全服皆知的大神,更是大漠孤烟一直的对手。俩人几乎见了面就要互怼一番。甚至江湖传闻,大漠原来是浩气的,后来为了互怼方便才转阵营去了恶人。

不过大神归大神,真正让大漠孤烟传出奇葩的名号的,是他对于奶妈的执念。

对队友,他要求苛刻。

几乎每天都能在扬州切磋区看见他拿着棍子把奶妈墩得满地滚,而那个在地上翻滚的毒毒/秀秀/发发正是前来应聘队友,天真的希望能抱到拳皇大腿的苦比群众。

[大漠孤烟]悄悄地对你说:“你在我手上两分钟都坚持不住,竞技场高分段难道要躺过去?”

至于有幸因为某种原因没有被考核就进队了的奶妈,往往在输了几局之后自己退队。没人在乎是不是黑了自己的CD。

原因,大部分都写在818上了。

[818]那个喷人喷到玻璃心的拳皇大大
[树洞]奶秀的心酸往事
[818]拳皇大大喷哭帮主夫人,帮主一气之下自绝经脉
……

对对手,大漠孤烟才不管你是金发红发白发,粉白菜披风海景房,帮主夫人还是阵营女神,野外见到了,肯定一个箭步冲上去,墩墩墩一波带走。

在jjc,更是没有一个奶妈能幸存在他的棍子下。

即使输了,对面的奶妈也一定会死。他的常驻队友百花缭乱如此总结。

[818]大漠孤烟一波带走阵营女神!!!
[树洞]我是一个无力保护媳妇儿的帮主,自我检讨……
[树洞]我究竟要不要退阵营,怀疑毒生.jpg
……

对此,一叶之秋表示:“活该你没情缘。”

【世界】[大漠孤烟]:“找个奶妈22刷币,有队。”

[路人叽]:“夭寿啦,拳皇大大又来找队友啦!”

[路人咩]:“奶妈们速度切心法!”

[一叶之秋]:辣鸡[大漠孤烟],不要总摧残奶妈,喊个DPS打菜刀吧/鄙视/鄙视

[路人秀]:叶神有理

[路人毒]:叶神有理

[路人花]:叶神有理

【系统】:你收到一个新的组队申请。

[石不转]加入了你的队伍。

【世界】[大漠孤烟]:[石不转]

[路人咩]:/惊恐/惊恐/惊恐居然还有奶妈上大大的车!

[路人喵]:点蜡

[一叶之秋]:厉害了[石不转],花哥哪里想不开啊。

[石不转]:……

[大漠孤烟]:去YY吧。

TBC

PS:
为啥石不转是花哥

因为花哥好看√

以及在下对奶妈的治疗套路并不十分了解,不对的地方烦请大家包容指正

毕竟在下本体是个和尚_(:_」∠)_

头一回撸中篇文心情忐忑

顺便再次表白丐哥花哥

一个蜜汁梗,短小,无聊_(:_」∠)_

荣耀职业圈里面直男很少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了,

一堆腐女之魂熊熊燃烧的同时,有几个好事者发起了一个投票:
“谁是荣耀职业圈里最直的男人”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

方明华以数十票之差获得亚军。

杜明位列第三。

而第一名,居然是韩文清。

荣耀圈得知这个结果后全员黑人问号脸,当然,韩文清的脸更黑了。

张新杰却淡定的扶了扶眼镜。

“因为大漠孤烟直啊。”

旁边叶修突然冒出一句。